_夕阳的刻痕

我想成为你这一生微笑和悲伤的刻痕。

音乐随身听:

©Jasper Doest


国王和他的侍从坐在筵席上,

一只胆大的小鸟飞过殿堂。


“朋友,你们告诉我,”国王言语,

“难道这只小鸟不是个譬喻?


来自黑暗随即又隐入黑暗,

它只在光亮中待了一瞬间。


也这样来而复去不留痕迹,

我们在光明中没有多少日子。”


有人回答:“自己安息的地方,

小鸟都知道,就在它的故乡。


人生如梦如黑夜,虚幻又蹉跎,

我们是可怜的眠者。但上帝醒着。”


——赫尔曼·黑塞《传说》

(林克 译)


更多内容: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莫西顾:

这看起来像是一篇日记,实质上它也的确是篇日记。我的脑细胞已经忙死了,没空做梦。

最近被学校临时安排的实训搞得分身乏术,加上期末的紧张的复习,差点暂停了LOFTER的更新,老天保证,这几天我耳机都没碰过。

今天实训的课堂上,培训经理再次谈到了“职业规划”这个话题,后来我和他进行了短暂的交流,我说我们还不成熟,不清楚要走什么路,我只是慢慢在摸索着,做到最一些最基本的事情,尽量不要被别人拉得太远。有太多很长远的问题,被提前到现在,我还要想想,因为好像“未来”这个字眼我们总是避无可避。不问过去,不畏未来,其实太难...



Hollow to the touch,

虚伪的相处,
Make mischief at your best
损害你至深。
I’d follow at the cuff,
我将追随而去,
Fake belief and rest
依靠信念的支撑。
With frozen feet I’ll move
迈开冰冷的双脚。
The winter brings a new,
新的冬季已经来临,

Though shallow in my shoes
顾不上随身负重的单薄,
Left Holland bruised
义无反顾地离开这里。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自己做的饭永远都是最好吃的


头一次像今天那么生气。


别人的手机:

胡言乱雨: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如果所有土地连在一起

 
 

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喝醉了他的梦,晚安

 
 

他听见有人唱着古老的歌

 
 

唱着今天还在远方发生的

 
 

就在他眼睛里看到的孤岛

 
 

没有悲伤但也没有花朵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   一百遍   如果永远都不再见